Iris Leung 梁蔚澄

Iris Leung 梁蔚澄

歡迎來到Iris的個人網頁

【一年挑戰 默默筆耕】我的年度報告

一元復始,萬象更新,我才來個2018年度回顧,為1年的自由撰稿生涯劃個圓,亦在已啟航的工作軌道留下座標。當時決定「自由」的一刻沒什麼大計,只想繼續報導,嘗試與不同的報館合作,看看自己能走得多遠……

http://www.bigleaguekickball.com/about/ Soma free consultation 現在屈指一算,2018年大約進行50個項目,在6間媒體刊登報導,合計逾10萬字。 承蒙各編輯接納提案及提出各種合作邀請,願意留下競爭激烈的空間,讓我的文字與不同讀者交流,也曾隨團出國了解北歐教育,是喜出望外的豐盛之年。

上次的電子通訊距今已過5個月,不少讀者來信說這樣的通訊很新鮮,直接交流很有趣,像是回了筆友的時代,不過前提是你們要回信吧,而不是在Whatsapp或
Facebook留言(笑)。我也有不時更新自己在網站的作品集(http://iris-leung.com/portfolio),想知我最新的動向也可以到那裡看看啦。

那時在信內提及,我嘗試「幕後」走上前,當個主持人。還記得當日有位現場聽眾即席表達感謝之言,能在對談中了解創作背後的故事及各種考慮,在觀看舞台劇時可從另一個角度欣賞。這樣直接的交流難能可貴,是另一種滿足。

但要說最大的挑戰,應該是整個生活模式的改變:要比以前更自律,更注重自己的作息,更要學會如何當個「老闆」,「管好自己盤數」及安排適當的工作量;工作紀錄因而變得十分重要,用來追數之用(笑),俗語有云:「唔好『責』過年」啊。

也許隔了太久,近日友人說,你去了哪?以為你停了。我笑說,還在,沒消失,默默筆耕,只是少用社交平台分享資訊,加上每天海量的資訊,如恆河沙數,你看得了哪些?一日廿四小時,當後半年的大部分時間投入文藝採訪,亦曾在一個月內看了九個藝術演出,又或展開不同的合作企劃,當然有些成功,有些則無疾而終,親子教育的份量稍為攤薄了些,更遑論經營自己的電子通訊或面書了,我只是「鐵拐李踢足球」……一腳踢而已。

新年伊始,比往年更渴求新嘗試,律己以嚴,難免已感壓力,有少量翻譯工作,亦有另類的紀錄工作;最有趣的是接受小本經營的團體邀請作媒體顧問,其實也只是就媒體見聞,略盡綿力,希望把訊息有效地傳遞。因此,構思題目、決定探訪至尋找平台,將會比往年變得相對更三思而後行;近日困惑於全職與自由工作者之利弊,一位摯友說,選擇哪一條道路也有所犧牲,你亦知道全職記者的掣肘,與你現時追求的報導有所不同吧。

說實話,跳出框框的只有自己也是不行,與之同行的平台也十分重要,可走多遠?姑且走走吧。

http://www.bigleaguekickball.com/category/press/ SOMA OVERNIGHT COD 祝願各位,己亥百福。

【新嘗試】 從訪問人 到當主持人

「你的電子通訊呢?」近日友人問道。對,也是時候更新一下近況。數月沒有任何動靜,好像反而多了幾個新朋友呢!

近來有了不少新的路向,埋首案頭工作,自己的通訊平台便雜草滿溢,真是不好意思。 於是,邀請得力好友們在百忙中幫幫手,合力整理個人網站及個人標誌等等,現在終於正式上線了!日後我會不時在網站和電子通訊更新狀況、借墨抒懷或轉發報導。網址(iris-leung.com)很易記的!(笑)

這大半年,我繼續投身親子與教育的世界。最值得一提的是,我在五月隨教育創新倡議機構「Ednovators 教育燃新」一同前往芬蘭和荷蘭,觀察教師訪問團為期兩星期的考察交流,其後以一連串報導紀錄此行的見聞。這半年時間不短不長,除了出國考察,我亦與攝影好拍擋策劃了另一個教育報導系列,走訪香港八間中小學校,了解教師們在教育場所推行創新計劃時面對的得失、利弊與所感,特輯一做就是半年。相信不少朋友也曾留意過出街的報導,但畢竟篇幅有限,無法將見聞盡錄其中,有機會也讓我在網誌和電子通訊再分享一下吧。

在這段日子,我也回歸當初入行時曾涉足的藝文界別,拜訪了不少藝術家、劇團、舞團,當中有不少深刻的對話:例如一次有幸與藏族著名編舞家桑吉加對談 — 他被譽為「最完美的舞者」,予人豪爽,卻不失霸氣與威嚴,但不時展露柔情一面,甚是有趣。接近尾聲時,給他一個措手不及的提及這個稱號,他笑言:「我都沒有當舞者很久了,你們還在說,我都快要哭了……我很懷念那種喜歡表演的時光,每個人都需要這種自信的生活,是很重要的根底。」年輕時在幕前盡情舞動青春,如今退到幕後,他亦調皮的說:「其實我做好準備,隨時也可上舞台。」我喜歡這種對話及生命的碰撞,而這亦帶來意料之外的緣份。

最近採訪中英劇團《解憂雜貨店》的導演盧智燊,原作是推理小說作家東野圭吾於2012年推出的小說,如今在香港首度公演中文舞台劇版,訪問前當然先看一遍小說,故事不失過往懸疑推動的風格,卻被帶有溫度的文字而「耗了我不少紙巾」。我帶着這份感動與好奇做專訪;事實上,整個訪問氣氛也頗沉重,因為導演認為「作者描述的生命是十分貼地,人生根本是絕望,註定是絕望,為何要躊躇?」說到底,如人生只有絕望,也將失去走下去的動力,因此相對地,總有盼望存在,而他希望透過藝術,不斷提醒大家,尋找盼望並在舞台中感受生命的曙光。

訪問結束,導演便趕着排另一齣劇,以為緣份到此,想不到在之後收到他們的邀請, 希望我能在9月9日星期日下午於銅鑼灣誠品舉辦的「《解憂雜貨店》— 小說 x 電影 x 舞台劇的想像空間」分享會中擔任主持,與導演盧智燊及資深戲劇及教育工作者馮祿德對話。這次在偶然下「步上幕前」,可算是成為自由撰稿人後比較有趣、另類的邀請與突破,緊張難免,就當作是當日常訪談的分享呈現在聽眾眼前吧。有興趣了解三種媒介,特別是舞台劇將有怎樣的演繹,又恰好經過的話,可前來聽聽啊!(活動詳情:goo.gl/Dgcdo2)

訂閱電子通訊:http://eepurl.com/dcK-qP

【採訪手記】親子,就是整個社會

一路走來,總會不時遇上有人問我:「這麼年輕,又未有兒女?怎樣做親子記者啊?」

在月中發出第一份電子通訊後,也有不少朋友希望我分享一些採訪手記之類的有趣題目。如是者,我想應該要由第一篇親子訪問談起吧。

還記得我在入職蘋果副刊初期,主要負責各類人物專訪。在一個偶然機會下,總編安排我跟進一個故事,內容講述一位教授的兒子,雖然學業成績不俗,卻沒上大學,反倒隻身到內地擔當職業電競選手,其後得到世界大賽亞軍,現更成為著名教練及直播主持。

兒子的故事當然是有趣(也是現在網路「熱話」常見的即食炒作題目,什麼《【90後廢青】離家出走去打機月入10萬人仔》之類的),但當時最令我好奇的,是身為學院教授的母親,怎樣去一步步接受這「反叛」兒子的心路歴程。更重要的是,如何令她接受我這個陌生人敞開心窗,分享當時的掙扎?這篇以母親角度出發的報導(可按此閱讀報導PDF)面世後,在本地社群迴響不錯,亦被多個內地網站轉載,引起不少討論。這就是我的首篇親子人訪,也或許成為我日後當上親子記者的契機。

剛開始面對文首的疑問時,我會想,我也是別人的女兒啊…事實上,所有人也同時是別人的孩子,那親子就不單是小朋友與大人之間,而是一種無處不在的社會連結。及後在香港01建立親子頻道時,我嘗試把受訪對象集中為80、90後,讓更多「同代人」分享與子女、家人和長輩的相處,也訪問一些未婚卻從事教育或孩童工作的人等,從而探討不同的價值觀、傳承與啟悟。記得一位受訪爸爸跟我說:「我去上課『學做家長』,那時我才知道自己在工作上、以及對孩子的行為上,都很易煩躁,繼而發脾氣的原因,是源自兒時的記憶、爸爸的影響很深也不自覺;那天,很多家長在堂上哭了……」

心理學家Erik Erikson的心理社會發展論,他把人生分為八個階段,每個階段也有其衝突、發展特徵及與別人的關係,是連續不斷的人格發展旅程。孩子的成長,家庭及學校的土壤最為重要,兩者亦互為影響。無論是教養或是教育,我希望把這刻看見的、體會的,以不同的媒介或平台與大家分享及交流,引發更多思考,也由小見大,藉以洞見一個更廣闊的社會圖像。

聖誕將至,也祝願大家聖誕快樂,新的一年更美好!

訂閱電子通訊:http://eepurl.com/dcK-qP

【新旅程開始】是你啊!There you are!

記者以郵件道別該屬罕見吧,但我欲藉此與各位道謝。首先要公佈一下,我最近已離開了《01親子》的工作崗位。最常收到的回應是「你一直身兼多職,終可休息了。」其實,哪有不辛苦的工作?最重要的是不要浪費時間,向着目標前進,工作也可以是感受生命的一種。離開總帶點不捨,但聚散有時,還是要來個謝幕。

很感激夥伴(特別是一眾攝影大師!)與我四出奔跑和配合我既自然又隨意的採訪風格,才可完成眾多作品。也感謝各前輩上司及同事們在行業艱難的今天,仍然守住每一吋得來不易的空間,以及合作夥伴和受訪者的信任,我們這一代後進才得以繼續發揮。

由最初在信報月刊實習入行,再到蘋果副刊(以及參與初創果籽品牌),直至現在的網絡大眾媒體,這五年來我一直遊走於紙媒與網媒之間,算是見證了科技如何顛覆新聞產業、報導方式,和它所帶來的種種衝擊。而你可能不知道的是,我最初入行是負責政經文藝為主。還記得,當年第一個專訪對象是港大陳弘毅教授,及後也曾專訪不少城中有趣人物;而當年在蘋果副刊新入職,就是挑戰當時還是會全版刊登(也可說是最「棘手」的)「Big Spender」重點欄目……

最後因緣際會,就一頭栽進孩子與教育的世界。很多行家曾問我:「這麼年輕,又未做媽媽?怎樣做啊?」。回望在親子界別兩三年的光陰,我更能確認自己的初衷及願景:「親子」不只是育兒、教養、升學及生涯規劃,而是包含了不同的人格、價值觀、甚至傳承與啟發;而塑造我們社會的未來,親子與家庭關係就是當中的第一步。

而我今天的離開決不是停步,而是一個新開始。在媒體由點撃率及成本效益主導的今天,免費已變得太過昂貴,因此,我們不得不思考媒界傳播的各種新可能。我希望未來能繼續以最真誠的對話和文字,與一眾在不同崗位努力的同行者走出框架,重新發現是什麼構成了現在的我們、以及我們的下一代。

但暫時我們就以這電子通訊的方式保持聯絡吧。我會在這裡定期更新一下近況,也會分享親子、文化與生活的二三事。若您有甚麼想跟我分享,可隨時以電郵(iris@iris-leung.com)與我聯繫。各位江湖再見。

訂閱電子通訊:http://eepurl.com/dcK-qP